「即將抵達,終點站。請留意隨身物品……

搖搖交握的手掌,拍拍枕在自己肩上的頭頂,陳嘉樺輕聲喚醒她的睡美人。

「到了喔。」

手指撥開覆在面前的長髮,露出一張睡意濃厚的臉,圓圓的眼因為看到渴睡的表情而彎了起來。

像小孩子一樣。她忍住了伸手捏臉的衝動,卻忍不住這樣想。

 

車停。

俐落地收拾隨身行李,她轉身牽上神智還迷迷糊糊的人。

「下車吧。」

走出車廂,一股熱氣撲上每個旅人,陳嘉樺小心地在人群中穿梭,一邊盡職地扮演導盲犬的角色。

「我們要去哪裡啊?」

「妳現在才問我會不會太晚了?」揚起眉,陳嘉樺半開玩笑地答:「要把妳載去賣掉。」

……賣不了好價錢的喔。」

「妳不知道自己有多搶手,多少買家可是搶著要吶!」陳嘉樺煞有其事地反駁,「欸!妳去哪裡?走這邊啦。」

拉過牽著手走路也差點走丟的人,走在前頭的人,那嘴角的弧度怎麼壓都下不去。

兩人在城市裡轉來轉去,車子越換越小,景色也越來越原始。

最終在一處山城入口下車。

「走吧。」

道路平緩,小徑蜿蜒,她們手牽手走著。微風拂過,帶來與平地不同的溫度,帶走一身的燥熱,山區的夏,連味道都跟城市不一樣。

是誰先開始的?

開始隨口哼著歌。

跳針重複的段落,胡亂改編的歌詞,蟲鳥有一搭沒一搭地鳴鳴,樹葉也在風中沙沙低笑。

「到了沒啊?」有人走累笑累開始不耐煩了。

「快到了、快到了,」陳嘉樺也喘著氣,笑意不減地指著遠方,「對面那座山就到了。」

胡言亂語不意外換來兩記白眼。

 

轉過幾個彎,總算抵達深山裡的聚落。

不理會身後那個看到店舖就仿佛復活一般有精神的小朋友,陳嘉樺徑自牽著人直達民宿辦理入住。

「好累啊!」

剛剛短暫復活的小朋友又喪失了行為能力,甩下背包就往床上躺。

陳嘉樺關上門轉身就看到讓自己炸毛的一幕──「田馥甄!妳一身汗不要給我上床!」

「啊啊啊啊──」床上的小朋友發出無意義的聲音,一邊左翻右滾,才順勢翻下床舖,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乖巧地坐在床邊地上。

看著被弄亂的床舖,陳嘉樺重重擰起眉心,想發脾氣看到一旁笑得無辜的女人,瞬間又覺得這傢伙怎麼能笑得那麼可愛。

又想發火又想做些別的,心情複雜的陳嘉樺覺得自己好煎熬。

深呼吸幾次,她決定還是先做正事。

例如去外頭逛逛──「現在太陽還很大耶。」

例如去看看有什麼好吃的──「我現在還吃不下。」

「那妳現在想做什麼?」幾個提案都被駁回,跟著席地並肩而坐的陳嘉樺無奈地問。

「在房內吹冷氣休息不好嗎?」眨著無辜大眼,懶骨頭田馥甄笑得甜蜜。

「不好。」陳嘉樺想也不想地駁回。「難得把妳帶出來玩,妳就只想在床上混嗎?而且妳又還沒洗澡!」

「好吧。」田馥甄點點頭。「那我現在去洗澡。」語畢,她已經轉身打開背包翻找換洗衣服。

這什麼愉悅的語氣跟執行速率?傻眼之後,陳嘉樺也笑了。

「不如就一起洗吧!」語畢,她迅速地開始脫下身上的衣服。

什麼?田馥甄傻愣地停下手上的動作。「等等、等等──」是不是哪裡不對?

「是我要去洗澡妳湊什麼熱鬧!」某種求生意識讓田馥甄不由得抓緊了手上的衣服護在胸口。

「就一起洗啊。」比起脫衣服的速度,陳嘉樺可是沒在輸的,三兩下就脫得差不多了。「一起洗省水嘛。」

我聽妳在放屁啊啊啊啊啊啊──表情淡定內心崩饋的田馥甄此刻覺得相當不妙。「我自己洗就好了!」

「兩個人洗比較有伴啊。」

「我一個人很好!」

「我陪妳啊。」

「鼻要啊!」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e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